背景是轻轨

飞机驶在南太平洋上空舒适安稳的平流层,城在我之下,星在我之上。夜里,她们连成一片光点的河。

Bullshits about beauty in words
功利的文字值得推崇,能为大众带来幸福感,或是传播正确价值观的文字令人敬佩,因为这些文字往往能激励个体,帮助他们走上人生光明的坦途,所以许多人在看完名人传记、how to do类型的书籍之后往往能振作起来,勇敢地面对生活。

然而,从艺术的角度来看,我们不得不承认,大部分功利的书籍,审美价值并不高。其原因在于,美并不是趋利的,有时甚至与利背道而驰。美很神奇,她像一位亦正亦邪的游侠,在善与恶的灰色地带徘徊,更多时候,那些阴暗的、撕裂的、出格的事物,给予我们的美的震动,远高于伟光正的事物。我们爱《洛丽塔》,我们享受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我们热衷于昆汀的暴力美学,我们赞叹项羽史诗般的死亡,我们怜爱《大亨小传》里的黛西,并非在于他们指导了我们的生活,而在于他们给予了一种令人颤栗的美的享受。对于生活,他们卻作用甚微。

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家长或是教师不赞同孩子阅读小说、诗歌,却鼓励他们读名人传记。长辈于孩童之作用,在于将他们扶上生活的正轨,趋使他们变得更加功利。(which is actually a good thing, for that we dont need too much artists in this world)

然而,这是否就说明,阅读文学作品,获得美的体验是无用的了呢?个人认为,并非如此。经验证明,从小经过美的文学作品如诗歌熏陶的人(注意:并非所有),往往更加感性,更富同理心,换句话说,他们拥有一颗善心。在人类社会中,善良的品质难能可贵。正是因为这些善良的人对人性的尊重,对万物的同情,犯错的人拥有了改正的机会,世界没有沦为冰冷的乌托邦。他们的存在,是世界美丽的理由。

所以,在功利的世界里,时不时躲进自己的小窝,获得一些美的体验,又何尝不可呢?

毛毛先生于2018年端午节记。
(附图:香港夜景)